载入中…
返回首页 走进平江 平江商讯 平江美食 平江黄页 平江名人 娱乐时尚 平江二手 生活指南
平江商城 平江文学 电脑网络 广告联盟 人才招聘 殡葬服务 政策法规 平江旅游 平江论坛
您现在的位置: 平江网 >> 平江文学 >> 小说 >> 正文
那些年的那些事
那些年的那些事
作者:草莓君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2572 更新时间:2008-12-6 19:28:50

 


        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丁云飞时候的情景。那时候我们刚上高中。在报名的那天,一中的校门口立着块新生名单牌,周围尽是围观的人。由于我背了个包而且扛了个装衣服的大箱子,所以不好挤进去看。但又想知道自己被分到哪个班,只好在人群外干着急。跟我一样的还有一个短头发的女孩,穿着发白的牛仔裤和蓝色的T血,背了一个大的出奇的包。踮着脚着急的朝里望。她看到了人群外的我,忽然走了过来,把包交给我说:“同学,麻烦帮我看一下。”还没等我同意就钻进了人群。然后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,转过身对我喊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,我帮你一起查。”
 
 “江小北。”
 
 “什么?”
 
 “江小北!”我的声音大了一圈,本来还打算告诉她江是江河的江,小是小学的小,北是东南西北的北。但见她做了个OK的手势,便没有说。我便在人群外静静的等。大约五分钟后她出来了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,说道:“看到了,我在一班,你也在一班。”然后伸出了手:“丁云飞,同学怎么称呼?”我被她问的呆了半晌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她似乎也想起了她的傻问题,一拍脑袋说:“错了,错了,不好意思,一下子脑袋短了路。”
 
 下午开班会,班主任拿着我们的名单按学号给我们排了座位。我同桌竟然是丁云飞。丁云飞见是我,惊喜的说:“真是有缘。”我也很高兴,两人一见如故,于是班会的时候我俩一直在底下开小会。正谈的兴奋时,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,抬头就发现全班几十双眼睛都在往我们这里看。班主任将手插在裤腰袋中,直瞪瞪的看着我们。几秒的延迟,全班忽然一阵轰笑。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,我们被撵到教室后面,站着开完了班会。期间班上的同学,都偷偷的往我们这里瞄。
 
之后的几天便是军训。说是军训,其实就是在烈日下罚站。教官除了教我们立正,稍息,正步走外,大部分时间都是让我们站军姿。一天下来,晕倒的人都可以立个新连了。而且大部分是城里的学生。在烈日下最要命的就是会口渴。如果是在家,渴了就直接从井里打水喝。但这是在县城,要喝只有喝矿泉水。当时在军训场上,许多小贩都扛了一箱箱的水来卖。中途休息的时候,同学们都迫不及待的奔向小贩,拿起水就往自己嘴里灌。我虽然也口渴,但是一块钱一瓶的水又不舍的买,硬币都被手心攥的全是汗水。经历了几番思想斗争后,最终还是没有买。有一次实在渴的厉害,趁休息的时候偷偷跑到食堂的自来水旁猛灌,直到喝的打嗝。当我准备回训练场的时候,发现一个短头发的女生也和我一样,刚灌完自来水准备回去。那个女孩就是丁云飞。我们都看到了彼此,对望了几秒钟,然后会心的笑了。
 
那天后,我和丁云飞便成了无话不讲的好朋友。军训后,学校放假两天,在家呆了一天,帮父母做了点农活。第二天,提着从家里带的咸鱼干,泡菜,一袋米还有100块钱的生活费到了学校。我知道丁云飞这两天没有回家,而是在一家饭馆打钟点工,现在她应该是工作完下班回到寝室了。于是就带了点咸鱼干和泡菜去看她。当然,女生寝室男生是不能进的,所以我就在她们楼下喊:“丁云飞!我是江小北。”好在这个时间返校的学生不多,不然寝室楼的女生们肯定要从窗户上伸出头来像看猴子似的看我了。叫了半天,丁云飞才迟迟的出来。我刚想说你小Y头片子怎么喊了半天都不出来。却发现丁云飞有点不对劲。她似乎刚洗过头,头发湿辘辘的,而且胸前竟然还有点点殷红的血迹。她看着我笑着说道:“这么早就返校了,坐车应该累了吧,不用看我了,等下我还要去上班。”说完就要走。我拦住她说:“等下。”然后就要看她的头,她用手护着头不让我看。我粗暴的拉着她的手不让她动弹,另一只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挑起,看到的竟然是一道2寸多长的口子。血还在一点点的往外冒。看来这Y头刚才洗头是不想被我看到她受了伤。我二话不说,拉着她就往医院走。她扭捏的还不肯去,嘴里嚷嚷道:“小伤,要不了去医院吧。”然后说了一大堆她在初中怎样怎样的威猛,什么打架无数,受伤简直是家常便饭。我没有理她。
 
在医院,丁云飞的脑袋缝了十多针,领了几包药。我则先去挂了号,交了钱。交钱的时候,一看帐单,差点把我吓的趴下了:98块5毛4分。小样,还真精确,尾数都是分了。但医院是不能讲价的,于是只好颤抖的把100元递了过去。我一个月的生活费。然后就去看缝完针的丁云飞。她头句就问我:“多少钱?是不是很贵!”我说:“多少钱你甭管。反正没多少。”她不信,硬是要塞钱给我,我急了,说道:“你别这么婆妈行不!”她便不作声了。我又追问她受伤的事,开始她不肯说,但见我虎着脸,怕我生气,于是只好坦白。原来在饭馆工作的时候,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摸了一下和她一起工作女孩的屁股。那个女孩就哭着跑来跟她说,丁云飞还以为这里是她初中时候的地方,她的天下,当时二话没说,拿着个空酒瓶就往那男的头上砸。周围几个男人的朋友看了这情况一下子火就来了。于是就来揍丁云飞,丁云飞虽然是女强人,能打,但也敌不过几个大男人的围攻。没多久就被人打翻在了地上,接着脑袋“扑哧”的一下就被一个男人拿着的破酒瓶划开了一道口子。幸而饭店老板及时报了警,那几个男人才没继续打下去。丁云飞这时也捂着头一溜烟的跑回了学校。工钱是拿不到了,毕竟打架的时候把饭店砸的乱七八糟。估计饭店的老板还会来学校找她的麻烦。我听她讲的神采飞扬,差点气的吐血。你见义勇为倒好,一下子100块就这样没了。无论我们两个哪个来承担,这都是一笔能吓死人的费用。
 
回去的时候,她还在那讲那个男的是怎样怎样的无耻下流,仿佛一个酒瓶子砸下去不过瘾似的。我瞪了她一眼,她便赶忙捂了嘴不说话。上了几天课,也并没有见饭店老板来找她。于是她就跟我说:“还好,还好,老板可能是看我见义勇为被感动了,所以没找我麻烦。”我没好气的说:“好个头!你以为这里还是你上初中的地方,这里是县城好不好!”她便调皮的向我吐吐舌头。其实我还在心疼那100块钱,一个月的生活费就这么没了。在这个月里,我每天只好抱着咸鱼泡菜过日子。
 
高中的日子是枯涩且单调的。高一的时候,老师便开始给我们灌输高考的思想。每天就是看书,吃饭,睡觉,三点式的生活。丁云飞则不一样,她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,每天一下课就往走廊上跑。行动的雷厉风行。经过上次的打架事件,她也没有想过要好好改正,而是到处帮姐妹们出头。搞的学校的男生们对丁云飞既恨又怕的。
 
高一下学期,有一次县城电影院放电影。丁云飞跑来找我去看,说是什么“泰坦尼克”,很好看很好看。我问她:“你有票吗?”她矫捷的向我眨了眨眼,说:“不用担心。”但去了电影院,我就开始担心起来。原来她想翻过电影院的外墙。我仰头一看,乖乖,这么高,怎么爬。她说:“另一面墙旁边有棵很高的树,我们可以从那爬过去。”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,我都是个绝对乖的孩子,一听是爬树这么高档的东西,便死活也不肯去。其实还有个原因是因为我怕高。丁云飞拍拍胸脯说:“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因为拗不过她,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她先在树下,把我托到离地最低的一棵树丫上,然后一直在下面鼓吹我说:“往上啊,抓住树干往上啊!”我则早已经吓的腿都软了,死活不肯上去。她急了,说道:“你再不往上被保安抓住了就麻烦了。”我一听有保安,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口气爬了上去。丁云飞则尾随在后。爬过外墙后,我的脚不由的一直在打颤,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只得由丁云飞扶我进去。电影还是挺好看,但由于我们进来的不太光明正大,所以,我总是不时的到处乱瞄,生怕有保安会发现似的。而丁云飞则一边看,一边哭。可惜我们都没有带纸的习惯,于是她哭一会就拿我的衣角抹一会眼泪。电影放了2个多小时。我似乎并没有体会到电影中的感人情节。反而神经绷的紧紧的,时刻注视着周围的情况。我想好了,只要情况一不对,我就要拉着丁云飞往外跑。而且路线我都设计好了。但直到影片结束,都没有保安向我们走来。看见周围的人,特别是女生,哭成一团的时候,我觉的有点好笑,后来上了大学,回过头来再细细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终于理解为什么到现在它还保持着全球票房不败的记录。
 
出去的时候,我低声问丁云飞,说:“外墙里面没有树,我们怎么出去。”她抹抹眼角的泪水,说:“从正门出去。”我刚想说,怎么能从正门出去。但看她的样子,似乎还停留在电影的情节当中,便没有开口。心想,大不了一死,豁出去了。不过出去的时候我们竟然没碰到什么麻烦。后来一看周围的人才知道,原来进去的时候电影票就已经交了出去。所以散场了就不用验票了。
 
后来我们经常照着这个方法去看电影,但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。有一次被逮了个正着。当时我们正爬到了树的正中。一个保安看见了就向我们走来,说: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丁云飞一看情况不对,说道:“跑!”接着一下子就跳了下去。由于我的位置比丁云飞的高,所以跳下去的时候摔了一跤。丁云飞拉起我就往外跑。后面保安一直在追。直到过了两条街,我们才停下来,靠着墙,呼呼的大口喘气。看着对方狼狈的摸样,我们不由哈哈的大笑起来。 
 
高一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过去了。高二开始分文理科。我和丁云飞都选择了理科。然后是考试分班。考完试后她找到我,问我考的怎么样。我说:“还好吧。”她顿时就像泻了气的皮球,嘟着嘴埋怨道:“这次考试的题目好多都没见过,那些老师干嘛出这么偏的题目。”然后又气愤的指责分班的制度。大骂学校的领导。后来成绩出来了,我被分在了快班7班,她被分到了12班。于是高中和丁云飞同桌的日子结束了。高二,开始投入紧张的学习。和丁云飞见面都见的少了。唯一能得知她的消息都是关于打架闹事的传闻。譬如,某某男生被一个女生揍了,亦或是某女侠一挑几的故事。她依然雷厉风行的生活。而我依然读书,吃饭,睡觉三点式的生活。
 
一天上完晚自习回寝室。路上被一个带着眼镜,长的挺秀气的男生叫住了。我看着他,似乎并不记得在哪里见过。男生说:“可不可以谈谈。”我说:“好。”就跟他来到一处路灯下。开始他踌躇了半天不肯说什么事。直到路上的学生差不多走光的时候,他才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我叫陈帆,是丁云飞的同学。你和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你和丁云飞很好是吧!……那个我就是想说,你应该知道她……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!”说完男生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我一听就乐了,原来假小子也有人暗恋。于是拍着胸脯对他说:“这事包在我身上。”那男生激动的拉着我的手,说了半天的谢谢。
 
第二天我便主动去找丁云飞。边走边想象着丁云飞知道有人暗恋会有怎样的反映。当我在教室外喊她的时候,她一出来就先捶了我几拳,说:“你小子还记得我啊。”我捂着胸脯说道:“女侠威名远播,我怎会忘记。”然后低头在她耳边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。说完后便一脸坏笑的说:“不错哦,把握机会。改天请兄弟我吃饭。”没想到,丁云飞听完后,甩下我头也不回的进了教室。我刚想问,怎么啦。但后面的事情吓了我一跳。只见丁云飞走到男生陈帆的桌前,像提小鸟似的把他提了起来,然后“啪”的一巴掌重重的打在男生的脸上。接着气冲冲的坐在自己桌前头也不抬的假装看书。我看着那个男生,觉得挺对不起他的,于是也没脸继续在他们班教室门口呆下去。只好做贼似的跑开了。对于今天丁云飞的反常,我被弄的莫名其妙。于是一到班上就迫不及待的问班上有名的“爱情专家”。“爱情专家”是我们给班上一个自称对爱情很有研究的女生取的外号。据说,凡是碰到棘手的爱情问题,找她一定可以药到病除。“爱情专家”听我说了事情的经过,当然其中的人名被我用甲乙丙丁给代替了,然后煞有介事的给我分析了一番。最后总结性的说道:“最有可能的原因是那个乙女生可能喜欢和她玩的好的甲男生。所以当甲跟她说有一个丙喜欢她的时候,她会觉得很生气,因为甲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。最可怜的当然是那个丙,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。”我听了心一下子凉了半截。然后怀疑的说道:“不会这么严重吧?”她说:“会的。”然后很同情的看着我说道:“你真被乙打了一巴掌?”她以为我是那个丙,我没有回答她的话。我倒是宁愿做那个挨巴掌的丙。其实女生喜欢自己应该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,而且丁云飞还是一个长的挺秀气的女生。虽然性格像男生。但我喜欢的确是那种文静温柔的如绵羊般的女生。在高一的时候,我暗恋过一个女生。那个女生不仅漂亮而且文静的很。很长时间,我都对她特别着迷。但有一次,见那个女生和别人吵架的时候,她骂了句:“我操你妈的!”从那一刻开始,那个女生在我心中的地位也大打折扣了。一直以来,我把丁云飞都当做是自己妹妹般看待。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成为男女朋友。
 
高二后来的日子,我也很少见到丁云飞。即使见到了,只要不被她看到,我都会安静的避开。此后关于女侠打架的传闻也少了。也许是我不那么关注了。高三,学校第二次分班考试。我依旧在7班。我们班许多学生都被刷到了后面的班级。一时间,班上多了许多新面孔。在这些新面孔中其中就有丁云飞!我的心还绑定在“爱情专家”给我分析时的那个状态。班上的女生见丁云飞来了,发疯似的在那里“丁云飞”,“丁云飞”的叫。在学校女生眼里丁云飞就是她们的保护伞。班主任估计对于丁云飞的事迹也有所耳闻。开始的时候把她安在最后一排。有一次,上班主任课的时候,丁云飞站起来主动说要换位置。她说:“老师,我是从后面班调上来的,可能上课有些跟不上,能不能把我安在一个成绩好点的学生那里。”成绩好点的学生,且没有同桌,全班看来,就我一个。我的同桌在分班考试的时候被刷了下去。老师当然喜欢有上进心的学生。见丁云飞这么好学,于是毫不犹豫的让她做了我的同桌。下课她把书搬过来的时候,调皮的向我眨了眨眼,意思是说,我们又是同桌了。
 
现在的我对待丁云飞已经不像高一那么肆无忌惮了。在高一的时候,我还会时不时的摸摸她的头,捏捏她的鼻子,以长辈的语气教育她一番。而现在别说是摸头,就连正眼看她的勇气都没有。有一次,她似乎是发现了我的异常。就问我道:“你是不是怕我?”我说:“哪有啊!我会怕你这个小Y头片子。”同时为了表示我不是真的怕她,还特意瞪着眼看了她半天,直到看的眼睛发酸。我们依旧像高一时的日子一样,一起上课,下课后一起去吃饭。晚上上完晚自习一同回去。
 
有一天下了晚自习,她磨蹭了半天不肯走。直到人都走光了她才跟着我出去。我问她怎么啦。她说:“你跟我来。”说着就拉我去了操场。我说:“Y头,搞什么鬼?”她变戏法似的从后面拿出一件礼物,说道:“生日快乐!”我又惊又喜。惊的是连我自己都不怎么记得的生日,她竟然会记得。喜的是,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。我说:“Y头,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?”她用手指了指我的脑袋,说:“你忘了,你告诉我的呀。那天我问你什么星座,你说是3月28号的白羊座。”我摸摸脑袋,说道:“确实是忘记了。”然后她催我赶快拆开盒子,看看是什么。样子比我还急。我拆开一看,是一只玻璃制的水晶羊。我说:“是不是很贵,要十几块吧?”她说:“才没有呢,谁会花那么多钱给你买啊。这是在路摊边打折买来的,才2块钱不到。”我不信。路摊边打折的东西哪有这种水晶羊。肯定是从礼品店买的,而且肯定要二十块钱左右。当然我没有说出来。
 
接着忽然一下子两个人似乎没了话说,就只是静静的在操场上走着。良久,丁云飞忽然说道:“你还记不记得高二的时候,你跑到我们班来告诉我说,有个男生喜欢我。”我吃了一惊,该来的始终要来。只希望别被“爱情专家”那张乌鸦嘴给说中。我点点头说:“记得,你那时候凶的很呢,把我都吓到了。”她说:“我后来也觉得当时是冲动了一点,其实那个男生应该直接跟我说的。干嘛要通过别人来说呢。我最讨厌那种说话不干脆的男生了。”我说:“是啊,是啊。”她接着说道:“其实还有一个原因。”我听到这,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处。她看着我说道:“你不问我是什么原因?”我说:“什么原因?”丁云飞停了一下,然后抬着头望着天空,缓缓的说出了我最不愿听到的话:“其实,我早就喜欢你了。”记不清那天我是怎样跑掉的,只知道我丢下她一个人在操场,独自一人跑回了寝室。回去后才发觉自己实在是跑的不应该。刚才应该跟她解释一下的。于是晚上一夜没睡,准备好了一套说词,主要是什么现在我们应该专心学习,早恋不好之类的。晚上在被窝里自演了一遍又一遍。第二天便肿着眼睛去上课。
 
早自习,没有见到丁云飞的影子。我想可能是这Y头贪睡还没起来吧。但第一节课她还是没来。直到上午放学,都没有见到丁云飞的影子。幸而上午没有班主任的课。我怕这Y头乱想,会出事情。但并没有勇气去找她。下午的课,我旁边的座位依旧空空的没人。班主任一眼就看到了班上有学生没到。就问:“丁云飞怎么没来上课。”我赶忙说道:“她病了!”班上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。说完后才想到班上有个女生和丁云飞同寝室。吓的头都不敢抬。班主任也没说什么,只是嘱咐道:“放学后哪个同学借笔记给丁云飞抄一下,顺便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和她说一下。”
 
下课后,和丁云飞同寝室的那个女生来的我的座位前,轻蔑的说道:“丁云飞是不是生病你最清楚!如果不喜欢别人就不要和人家靠那么近!”
 
我低着头装做没听见,拿着书假装在看。晚自习丁云飞终于来了。见了她,之前准备好的那套说词竟也没有说出口。班主任晚上来视察的时候,特意向丁云飞慰问了一番。丁云飞也回答的有模有样,仿佛自己真有生病这么回事似的。一个晚上,我的书始终停留在刚开始翻的那页。很多次,我都想找机会跟她说声对不起。但看到她专心致志写作业的样子,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晚上放学,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她一起走。但丁云飞出奇快的收拾好书,喊跟她同寝室的女生一起走。我的心顿时失落到了极点,一个人干坐在教室不动。直到关门的阿姨催我离开。回到寝室,把书一放,倒头就睡。可是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同寝室的哥们关心的问我道:“是不是不舒服,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。”我说: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
 
又是一夜没有睡觉,第二天依然肿着眼睛去上课。我不敢看坐在我旁边的丁云飞,只是低头看书。书上的字越看越模糊。到第三节课的时候,我终于支持不住,趴在桌子前睡着了。睡的正香的时候,觉得有人在推我。我睁开眼睛,发现丁云飞端端正正的坐着,双眼看着黑板,手肘时不时有意无意的捅我几下。我这才知道老师发现我睡觉了。于是赶紧坐了起来。这节是物理课,物理老师是个严厉的老人。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上他的课不听讲。我估计他又要搬一套说词来说我了。果然,他看着我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因为你,这下浪费了多少时间?”他看了看表接着说道:“整整一分钟,全班60个同学,就是浪费了整整60分钟。现在离高考还有多少个六十分钟……”老师唾沫横飞的讲了半天,估计有五分钟左右。我心说,你这下子就浪费了班上300多分钟了。最后老师似乎讲累了,终于做了习惯性的总结:“气得我都懒的去说你了!我们继续上课!”
 
后面的一节课我也没怎么听,主要是瞌睡的缘故。但又不敢再趴在桌子上睡,于是只好端端正正的坐着,任由上下眼皮战斗。上午的课好不容易结束了。我刚想趴下睡觉,丁云飞看着我就问道:“昨晚没睡?”这是那天晚上之后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。我打了个不成熟的谎说:“昨晚看书看的晚了。”她说:“一起吃饭?”我赶紧说道:“好啊!”睡意仿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中午的饭我们是在沉默中吃完的。谁也没有说话。回寝室的时候,她终于说道:“那天晚上的事不要看的太重了,我是开玩笑的。”现在反而要她来安慰我了。
 
之后,我们依旧没有什么话说,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厌烦以前那种三点式的生活了。而相反的,丁云飞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。再也见不到她雷厉风行的出现在教室的走廊上了。晚上和她一起回去的依然是和她同寝室的女生。而我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无聊了许多。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回寝室。有时候我在想,以前高二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,为什么现在却感到不习惯呢。
 
这时候已经是五月,离高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。成绩上,我从全校的20名直线下滑到了80多名。而丁云飞的成绩一直见涨。老师找我谈话已经成了家常便饭。由于高考的压力以及最近莫名其妙的郁闷,我变的越来越沉默。有一次一个人坐在教室,想着心事,边想边胡乱的在纸上乱画。画着画着就发现,那张纸上满满画着的都是“丁云飞”三个字。我吓的赶紧把纸揉成一团,扔进垃圾桶。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丁云飞了。这让我感到很可笑。或许我早就已经喜欢上她了,只是自定的女朋友标准使我不敢承认。我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和丁云飞以前的生活。简单,开心,无忧无虑。
 
终于最后一次月考,我的成绩跌到了历史最低,128名。而丁云飞挤进了前50名。老师早已经不再对我抱任何希望,连我自己也一样。高考的前两天,丁云飞来找我。问我道:“是不是因为我?”我说:“没有,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她说:“答应我,高考好好考。”我说:“尽力吧。”她用力的捶了我一下,说:“什么尽力吧!我们才同校了三年,我们还要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,一起翻墙去看电影。”我看着她,然后很突兀的在她额头上亲亲的吻了一下,接着如同那天晚上一样,留下她一个人,独自跑掉了。
 
第二天去上高中生涯里的最后一天的课。她依然像往常一样,认真的在看书。我则边看边偷偷的看她。她似乎发现了我的不轨,用书使劲的敲了敲我的头,假装生气的说道:“看什么啊,快看书!”我甜蜜的笑了笑。一头栽进了书本。高考的前一天,我们放假。当所有同学都把这天当做放松日的时候,我一个人却躲在寝室拼命的看书。晚上,如同大部分考生一样,都紧张和兴奋的睡不着觉。两天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。从第一场到最后一场,自我感觉都不错。考完后当天晚上答案就已经公布在网上了。丁云飞第一个来找我,她说她打印了一份答案。于是我们就躺在操场的草地上打着手电筒对答案。末了,她问我有多少分。我说:“500多一点吧。”她说她也是500多一点。我说:“你怎么没发挥好啊,你应该至少都要上重点线的。”她笑笑说:“没什么啦。上什么大学都还不是一样,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啊。还有,我们分数差不多,就可以考同一个学校呀。我们不是说过吗,要再同学四年,一起翻墙去看电影。”
 
6月24号,分数出来了,我是517分,重点是没希望了,只有将目标瞄向了二本。丁云飞告诉我说她的分数是520分。那天我们一起躺在操场的草地上,拿着本志愿填报书在翻找适合我们的学校。翻了半天决定去在四川的西南科技大学。虽然校名我们从来没有听过,但是所有符合我们的院校中就这所最合适了。交了志愿表,我们晚上便去逛街。她说:“我们还会同校四年,是不是应该去庆祝一下。”我说;“去哪庆祝?”她说:“我们去喝酒!”我说:“Y头,你能喝不。”她说:“怎么不能,把你灌翻都行。”这天是我们最奢侈的一次。两人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凑在一起,加起来有50多块。于是找了个炒粉店,每人要了一盘炒粉,几瓶啤酒。有说有笑的。周围尽是聚餐的学生。高中三年了,这天终于可以出来疯一把。丁云飞不是一般的能喝,几瓶酒下肚,脸色基本没变。而我的脸早已经红透了,而且语不遮拦的开始讲胡话。从炒粉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,一出来我就扶着一棵树狂吐不已。丁云飞笑道:“还说能喝,没喝多少就成这样了。”我说:“今天主要是没发挥好……”说着又开始吐。丁云飞说:“我去给你买点纸。”然后过了马路进了对面街的商店。丁云飞走出商店的时候,我依然扶着树。她向我招招手。我发现她走路的步子也有点不稳。我刚想说,过马路小心点。一辆车就在她跟前刹住了。她被撞出去了好几米的距离。镜头似乎永远都定格在那里:向我招手的丁云飞,被车撞出去了好几米的距离。而我,却无能为力。
 
有时候,有些事情就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平江网    责任编辑:平江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相关内容
    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 
     姓 名:
     评 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     评论内容: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、政治、黄色淫秽等内容的评论。
  •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  •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  •  

     推 荐

     

  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
    固顶文章爱上包养我的少妇
    推荐文章广州--一座容纳不下我眼泪的城市
    推荐文章很多时候,我们总有那么些说不出的酸和痛
    推荐文章一个人的秋天
    推荐文章那些年的那些事

     热 点

     
    固顶文章爱上包养我的少妇
    普通文章奶奶的,雄鸡
    普通文章办公室窗台上的螳螂
    普通文章在路上
    普通文章那山·那人·那狗
    推荐文章广州--一座容纳不下我眼泪的城市
    普通文章女孩的问题 男孩的答案
    推荐文章很多时候,我们总有那么些说不出的酸和痛
    推荐文章一个人的秋天
    推荐文章那些年的那些事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 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广告指南
    销售QQ: 点击与平江网销售部恰谈 技术QQ: 点击与平江网技术员聊天 广告QQ: 点击与平江网销售部恰谈
    Copyright © 2006-2020 hnpjw.Com ,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版权所有:平江县六合春实业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:0730-6234999
    网站备案编号:湘ICP备15000681号 站长 :六合春